短文学网

只能陪你到这里

时间: 2020-09-16    阅读: 0 次    来源:原创
作者:冷风
只能陪你到这里
       我是极不愿意去车站送别的,受不了那离别的气氛,如秋风吹落叶,簌簌,荒凉,寂寥,好像随时催发泪腺。然而,弟弟客居他乡,中秋短暂的相聚之后面临着长久的分别,不得不送弟弟到车站。
 
  一路无语,从反光镜中看,弟弟脸色凝重,母亲伤感的叹息沉重冗长,就连一向活泼的侄女墩墩,也一改往日的明朗,打蔫地靠在弟弟身边。
 
  车很快到达动车站,母亲叮嘱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说:“行了,进去吧,只能陪你到这里!”
 
  弟弟拉着行李箱,牵着侄女的手,抛给我们一个背影。过了闸口,那背影在楼梯处渐渐矮下去,最终被高大的广告牌遮住了。我拍拍母亲的背:“走吧,我们也回吧!”
 
  母亲还在牵念,还在眷恋,她一步三回头。我知道她是希望弟弟回瞥一眼的,然熙熙攘攘的人群,难觅那熟悉的背影。母亲走在我前面,她彷徨的背影,像一只迷途的老鸟,忧郁的翅膀找不到飞翔的航向。她仿佛老了十岁,虽然衣着还光鲜,但那光鲜已被离别压得灰不溜秋。
 
  “走吧,回去吧。”我拉住母亲的手,曾经温润的手不知何时布满核桃般褶皱,粗糙的纹理硌得我心酸:母亲老了,经不起一次次离別了。
 
  “谁让你们小时候经常离开我们,现在这滋味不好受吧。”我说。
 
  母亲讪讪地笑。
 
  小时候,父母在外地经商,一年只有正月回家团聚六天,初五是一定要离开家乡的。离别的场景总是跟喜庆的春节氛围格格不入。
 
  弟弟像块黏性十足的膏药贴在母亲大腿上,无论祖母怎样撕都撕不下来,哭喊声震天动地。后来,祖母在邻居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扯下弟弟,母亲仓皇而逃。弟弟的心像被扯开一个口子,泛着淋淋的血水,扒着窗户喊“妈妈”。母亲颤抖着身子,手背悄悄拭泪,走出道口,转过桥头,淡出了视线。弟弟推开众人,跑向后窗,向着母亲离去的方向哭喊,声音被新年的爆竹声掩盖,声嘶力竭的挽留全落进了我的心里,如滂沱大雨淋湿了我整个童年。
 
  只能陪你到这里一一六天,是父母陪我们的时间界限。
 
  一晃童年过去了,少年过去了,青春也过去了大半,需要陪伴的人物翻了个儿,变成了日益苍老的母亲。凑巧的是弟弟过年陪母亲的日子不多不少,正好六天。
 
  轮回,就这样不期而遇。那头漂染过的青丝中,落了一瓣小小的寂寞。

 

短文学微信号:mw748219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本页面《只能陪你到这里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只能陪你到这里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050212.com/article/957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050212 短文学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